橘子酱

你好呀,表象( ´▽`)。

前天一夜补了98话漫画,今晚第2集更新前看到了118话。


个人觉得还是还是越狱篇最好看,好看到半夜在床上卷着被子翻滚啊啊啊!反转接连不断,经典设定也能画出新意,真的太精彩了!可惜越狱之后的剧情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实在不能开头相提并论。到了100话,我基本上就跳着看了……

不过估计动画最多也就做完越狱篇了……这样反而最好。


另外,无论如何,啊啊啊啊啊啊诺曼诺曼诺曼(≧∇≦)!!!这是什么温柔可靠的小天使啊55555……


贴上和今天更新的第2集对应的漫画部分:


“我本以为她是因为害怕才哭的,因为我也很害怕……但不是这样的。我害怕的是自己会死,但是艾玛她,是因为害怕家人死去而哭泣的。很厉害吧……在那种状态下还能想着要去保护什么。”

……

雷:“你不要为正确的自己而害臊啊,别因为感情就扭曲了自己的判断,诺曼!”

诺曼:“不是的,雷。我也想制造泥船。”

雷:“为什么啊……‘诺曼’是不一样的吧?!你应该是更加冷静的……一直会给出‘正确答案’的人……”

诺曼:“是啊……”

雷:“比我更要……比谁都要的……那你为什么……你才是——”

诺曼:“因为我喜欢她,因为我喜欢她,所以希望艾玛一直微笑着。”

雷:“你脑子坏了吧……就算艾玛因此而死也没关系吗?!”

诺曼:“我不会让她死的。为此,我要利用自己……万幸的是,我决定要做却没做成的事至今为止一件都没有呢(*^_^*)。”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真是熟悉啊。这样轻松地说着听起来不可能的话,明明什么都没有想好呢,仅仅是出于自信,和对艾玛的喜欢——希望她的愿望能够达成的心情,就决定要做了。这样的诺曼,是非常适合作为“喜欢”这个词汇所指向的对象的吧。


我永远喜欢诺曼.jpg



宫崎骏的男主我果然还是最喜欢白龙了(;_;),是直觉上的最喜欢。

这个碰手心的画面小时候第一次看就印象深刻,记了好久好久,还用自己的右手碰左手模仿过。现在再拿出来回顾还是觉得,啊,真是让人安心啊……



原谅我的后知后觉天哪(;´༎ຶД༎ຶ`),刚才闲着又把OP拿出来边看歌词边听,结果发现后半段简直静凑主场好吗(恋爱脑滤镜·on)!!!


“想成为某个人必要的存在,

这样的想法是不被允许的吗,

如果就一味悲叹哭泣自怨自艾,

那样的我没有存在的必要,

我已经决定好了要去相信的事物,

即使它无法用眼睛看到也是存在的对吧,

既然已经决定好了答案,

直到把它传达到你的内心为止我都不会放弃。”


哭了哭了,已经届到了届到了静弥!!!



【补番记录】《EVA》(二)

进度:第二集 陌生的、天花板


1.关于初号机的操作

这边回顾了一下上一集结尾:

“A神经连接无异常”;“双向回路开通”;“同步率41.3%”......

真嗣和初号机的“神经”是双向连通的(但届不届得到会受同步率影响),因此,真嗣只要想着“行走”就可以驱动初号机;初号机机体受伤时真嗣也会感受到疼痛(说起来LCL溶液还可以达到减震的目的吧)。


2.“陌生的天花板”

两次出现,一次是在医院,一次是在美里家。感觉是在说真嗣从此进入了新的环境?以及他的迷惘感。


3.小黑屋唠嗑五人组

不明:“使徒又来了吗?”

不明:“实在太突然了。”

不明:“和15年前完全一样,灾难总是没有预兆就突然造访。”

不明:“或许可以说很幸运,至少我们的投资没有白费。”

不明:“这还说不定呢,如果派不上用场就是白费。”

不明:“现在这些都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了。如何处置使徒,操纵情报、NERV的运作,如果不快点妥当地处理掉,这些事就麻烦了。”

真嗣爹:“这些事都已经处理好了,请放心。”

——画面切到电视屏幕,新闻正在报道这件事。美里吐槽:“是按照B-22剧本发表的吗?事实又被隐藏起来了。”

真嗣爹:“总之,一切正如你所说的。”

不明:“不过,碇。你们要好好利用NERV和EVA啊。”

不明:“零号机,初号机,第一次上阵就被破坏,它们的修理费可是会弄垮一个国家的。

不明:“听说你把那个玩具给你儿子了?”

不明:“人力、时间,还有金钱。你们父子究竟要花多少钱才甘心?”

不明:“而且你还有其他的工作吧——人类补完计划(画面信息:‘人类补完计划,机密,国际联合最高干部会,第17次中间报告,人类补完委员会,2015年度业务计划概要。’)。这才是你当前的要务。”

不明:“没错,这个计划才是我们所面临的的绝境下唯一的希望。”

不明:“总而言之,即使是使徒再次出现,我们的计划也不能有任何延误,我会派发给你资金的。”

真嗣爹:“接下来就是委员会的事了。”

不明:“碇,辛苦你了。”

不明:“碇,我们已经无法再回头了。”

真嗣爹:“人类已经没有时间了。”

→ 抄完以后发现看清楚以后没啥要说的......个人感觉的重点如加粗部分所示。

总之,一般人啥也不清楚;美里那个级别的NERV职员把用EVA击退使徒看作人类的最终胜利;国际最高干部会掌握最高机密——人类补完计划是当前绝境下唯一的希望。


4.杂感

①话说刚开始觉得真嗣的初次作战好真实啊,没几秒就倒了(看到后面才发现灵性的初号机带着反杀了......)。想起罪恶王冠里集王第一次拔剑就砍了高达,一下子能跳五米多高,还无师自通地解锁了妹中剑的防御功能23333......

啊,这就是初中生和高中生的差距吗?(单手捂眼状)

②“精神污染”这个梗原来是出自这里吗?!

③最后是本集最让我在意的点。

结尾处,或许是想要安慰,美里对真嗣说:“你做了一件值得被人们称赞的事,你可以引以为傲。”然而这并不能支撑真嗣面对当前的处境。蜷缩在床上的少年对此无动于衷,心中只有刚刚回忆起的、战斗时与使徒对视带来的恐惧。美里忏悔过:“那时我只是把真嗣当成自己的工具。”律子之前也有过感叹:“那些孩子的意愿呢?”但即使于心不忍,在美里和律子看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他们才能驾驶EVA。”于是,被擅自地寄予期望,被迫地承担起责任,都显得无可厚非起来。“加油吧。”美里说。安慰过后,这样的生活还要继续,必须继续。在人类存亡四个大字面前,个人意愿显得前所未有的渺小,更不要提本就为人所不齿的“软弱”——即便那分明向来与人类共生。



但真嗣已经很勇敢了啊,勇敢又善良。



【补番记录】《EVA》(一)

进度:第一集 使徒、袭来


终于开始补EVA 了,有点紧张,记录一下感想......


OP第一句刚出就被惊艳到了:

残酷な天使のように,

少年よ 神話になれ。

啊,这悲壮感......真的,好——好听啊!

分享在这里:高橋洋子单曲《残酷な天使のテーゼ》


然后,分块来说吧。


1.关于使徒

①15年前来过一次,是人类共同的敌人(都以联合国为单位迎击了)。

→ 那时候是怎么击退使徒的?使徒的目的是什么?

②由于A.T力场的缘故,普通武器对使徒完全不起作用(前一秒联合国军还对真嗣爹嘲讽“很遗憾,看来没有你们出场的机会了”,下一秒就喊着“纳尼?!”万策尽)。

→ 真嗣爹似乎很了解使徒?

副司令:“和预料中的一样,它正在进行自我修复。”

真嗣爹:“这样才像话,要不然还有什么稀奇的。”

副司令:“真是了不起,还能自动增强机能啊。”

真嗣爹:“好像还拥有智慧啊。”

这俩人真的完全不慌啊,真嗣爹姿势都没变一下,副司令还有兴致“哦~”。为啥这——么自信?这——么确定真嗣过来就能搞定吗?


2.关于NERV

①联合国直属的秘密组织(不过......nerve?神经?想到国家队里的橙汁,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真嗣爹和美里均供职于此。据真嗣爹对联合国军所说,NERV就是为战胜使徒而存在的。

②据美里所说,建在地下的NERV的秘密基地(总部)是重建世界的关键,人类的要塞。


3.关于真嗣

①14岁?第一集里似乎没讲到,但和咩咩聊天的时候她提起过。不过14岁......总觉得和15年前的使徒来袭有关(话说真嗣的声音好可爱啊)。性格似乎没什么突出的地方,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中学生......但一定要说的话,感觉......挺老实的??(这个词......)

②提起父亲就一脸复杂,好像并不期待和他见面,闪过的回忆里似乎有儿时被丢下的画面(结合副司令的话“时隔三年的重逢啊”,真嗣应该是三年前被父亲丢下的?)。说到“爸爸的工作是守护人类”也丝毫没有露出自豪之类的表情,反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估计在真嗣成长过程中,真嗣爹是一直缺席的。“没事的话,爸爸怎么会写信给我。”心酸.jpg。这爹也是,看到儿子不愿意直视自己的样子竟然还冷笑了一声.....真嗣上机以后,副司令:“碇,你真的不后悔吗?”,真嗣爹又露出了谜之微笑......

③真嗣的ID卡号:0013722。

④收到了美里给的书。

书封面上的信息:“TOP SECRET”,“0013529”(应该是美里的ID卡号?),以及最让人在意的,写有“FOR YOUR EYES ONLY ”的封条。

⑤据美里所说,真嗣是根据马鲁杜克报告书选出的“第三适格者(Third Children)”。

⑥关于真嗣和初号机这里......

据律子所说,初号机(“由人类制造的终极泛用人型决战兵器,人造人,EVANGELION”,是秘密制造的,人类最后的王牌)从没被使用过,启动几率极低。然而和真嗣相性极好?灵性得不行?还没启动就能自动保护真嗣?

话说真嗣也真是惨,这什么?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讲道理凭啥啊凭啥啊,我一个初中生你突然让我去开高达??真嗣(伪):我看我们还是一起死吧(ー`´ー)。原本美里还跟着劝劝,但是,“啊,情况危急,还是得你上。”真嗣表示不行啊你们这群鱼唇的大人到底在想什么?美里:“不能啊,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你的爸爸,更不能自我逃避。”这句话的意思我没太理解。一来为什么不能逃避真嗣爹?二来不去开初号机怎么就是“自我逃避”了......

最终真嗣还是自己上了。值得一提的是,这里他并未怀有拯救人类之类的愿景,而仅仅是出于对绫波零的同情,觉得自己“不能逃避”,被周围的大人半强迫地逼上了eva。

唉,真是善良......赞美这个挣扎过后坚定的表情。




昨天半夜刚看完弓道部第十集我的状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十集第十集(;´༎ຶД༎ຶ`)!!!

本静弥厨又哭了(同时伴随着土拨鼠尖叫!)555......

静弥他是有影响过凑的!

静弥他不是不被凑需要的!!

凑他他他他他他他也有在看着静弥啊!!!

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官方逼死同人了我现在什么小甜饼都不想吃只想再把靠肩看一百遍!!!!”


但是后来嚎着嚎着,又觉得哪里有点奇怪(???),被静凑巨糖糊了一脸的我忽然没太理解静弥的心结到底是怎么解开的?然而那会儿两点多了脑子不太行,醒来又因为三次元的事拖拖拖......直到现在,呼,总算能把有点纠结的地方再拿出来品品了。


(一)静弥为什么还是去了(尽管只走到了半路)?


直接原因说起来很简单,kuma助攻,静弥看到了凑留下的写有“我等着你”字样的pocky。

(送pocky大概是安慰性质?这时候的凑已经从海斗那里听说了静弥的异常,结合昨晚静弥一言不发和他擦肩而过的样子,凑应该也意识到了静弥正在被什么困扰着,不和大家一起来神社或许并不全是因为身体问题(然而身体状况也是真的不太行......),也因此才写“我等着你”而不是“好好保重身体”之类的吧?虽然还不知道静弥纠结的具体是什么,但总之,先安慰,等他愿意说了自然会说。我觉得凑或许是这么想的?感觉也是挚友之间的一种默契。)

(然后,“作为挚友的凑还没有海斗关注静弥?”这个问题,除了海斗本身是真的尤其关注静弥以外,我想,也有可能是静弥在凑面前更压抑自己的情绪的缘故?像上一集,从开头起静弥的状态就不太对了,但社团聚会结束和凑单独聊天的时候,静弥还是露出了微笑,这也是第九集他唯一的笑容。静弥对凑的真心是真的,可作为守护者,不想让对方担心因此会刻意伪装什么的也很正常吧?静弥想做凑的依靠,但或许,因为深埋在童年的愧疚,因为本身内敛的性格,即使关系已经可以被称作“挚友”,他也从未想过要去依靠凑。更何况现在让他痛苦的是这种和对方直接相关、牵扯到友情根基的问题......唉,有时候我会在静弥身上感觉到某种“卑微”——“我要远离你”不是因为“我不需要你了”,而是因为“我觉得你不需要我了”。在这种逻辑里,“我”自己的感受是完全不被考虑的,因为“你”在“我”心目中比“我”重要得多。(555我为静弥流泪......))


但为什么看到凑的“我等着你”静弥就去了呢......


来来来,七绪小天使,请开始您的教学——

海斗:“部长是怎么了?”

凑:“他说能来一定来。”

七绪:“如果是女生,那这句话的回答就是最应该警戒的~第一种,是有点生硬地委婉拒绝;另一种则是,‘多说两句继续邀请我啊,多跟我说说话嘛(* ̄3 ̄)╭’,这样的情况。”


(所以说我们静弥女主剧本实锤了?(不))

 

唔......我觉得后一种完全就是静弥心理的夸张版嘛!

“大家准备一起去神社,静弥要来吗?”凑大概是这么问的?

那么,静弥内心os(不):啊凑要去神社那我也得去......不行不行凑并不需要我555,他只是来帮大家问一句,反正他也不太在意我去不去吧,应该就是这样了555......你的意思呢?你希望我和你一起去吗?唉,我还是不去了......

结果kuma助攻静弥看到了凑的“我等着你”——也就是七绪所谓的“多说几句”。

静弥内心os(不):啊啊啊啊他说他等着我只是他只是他!也就是说!就个人意愿而言他也是希望我去的!!他在等着我!555不管了今天就算是烧成40度只能骑着kuma回来我也要回应他的这份期待!!!


我觉得大概是这样?(不知道是不是无意识地戴了CP滤镜......大家觉得呢?)

啊,“他不需要我了”,虽然静弥这么想着,“我要远离他了”。但其实,只要凑再表现出一点点个人对于他的期待/需要,静弥就......完全软化了吧......


(二)静弥的心结是怎样解开的?


凑:“静弥!你在这里干什么啊,静弥......你有点发烧了,回家吧。对了,他们说这张护身符是给部长的,大家都往里面注入能量了。”

静弥:“不用了。我不需要这个,也没资格拿。”


【乱入的我:凑酱你要是说“这张护身符是我为你求的”他大概就爽快地收下了23333......】


凑:“什么叫没资格拿啊?你有资格拿的好吧?因为你是风舞的部长啊。”

静弥(哽咽摇头):“凑你已经不需要要我了!我也没法再为你做任何事了!所以......(闪过愁的“你根本就不爱弓道”和雅桑的“你喜欢弓道吗”)”所以......弓道已经......”


【在静弥说到“凑你已经不需要要我了”这里,凑“啊”了一声,个人觉得,一是惊讶于静弥突然这么说,二是可能get到了这就是静弥最近状态异常的理由(印证愁之前说的)。不过说起来啊,那静弥这句话也是承认了自己完全是为了凑才学弓道的吧,所以当他觉得凑已经不需要自己了的时候,弓道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了?】


凑:“你不想再继续练弓道了?不是的吧,静弥你会继续拉弓,今后会跟我一起拉弓。”


【凑在说这段的时候真的好郑重啊,直视着静弥。尤其是“跟我一起拉弓”这里,有种一字一顿的感觉。静弥听完不可能不受触动,眼睛明显往上抬了一些,但随即又偏过了头——】


静弥:“凑,就算没有我,你也已经没问题了......”


【静弥还是在在意这个,因为你不再需要我了,所以我已经丧失了拉弓的理由。】


凑:“这种事我不想让你来做决定!什么需要不需要,问题并不在这里!是我想要和静弥你一起拉弓啊!”


【凑也是可以A的你们看!!在说到“这种事我不想让你来做决定”这里,静弥再次受到触动抬起头来,有些愣愣地看着凑......眼里还有水光555......但接着,第二次低下了头。

其实我还是有一点点奇怪,个人觉得这里静弥应该已经可以被说服了啊?因为凑已经表达了“是我想要和静弥你一起拉弓”,换句话说,也就是“我是需要你的”?

还有一点,前面的“什么需要不需要,问题并不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是凑get到了自己是静弥拉弓的理由,想说,“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而是“你拉弓也是我拉弓的理由(之一)”这样吗?也就是,“我期待的弓道,是有静弥的弓道”这样吗?如果是这样,倒也和前面的两次回忆——童年时期请求西园寺老师也来教静弥:“我还想着能和静弥一起训练一定很开心呢”+考入桐先回答愁的询问(“你还会继续练习的吧?”):“因为静弥说希望我能这样”,相呼应。而在车祸后病房里的回忆片段里,静弥也说了“我一定要开始练习弓道......所以凑,你必须继续练习弓道!”那综合这几个片段来看......在弓道上静凑从小就锁了?和对方一起拉弓本就根植在两人心中的弓道里?

虽然这样很甜很甜但我还是有一点点纠结......因为我一直觉得凑对弓道的心是最纯粹的嘛,只为动人的弦音。当然,拉弓的理由可以不是唯一的,也绝不是说不那么“纯粹”就不好,只是emmm......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大概还是觉得......不太对等?因为显然,对凑来说,弦音最重要;对静弥来说,凑最重要。虽然说也不是一定要求对等,啊果然还是觉得我的脑子有点乱。那可以理解为,弦音对凑来说是最重要的,但静弥也确实存在于凑拉弓的理由里。即,凑的弓道永远需要静弥,这样?(感觉只是颠来倒去地把前面的话重新说了一遍......)

然后,静弥这时候还是低着头,表现出一种抗拒的姿态,是觉得凑这样说只是在安慰自己之类的吗?】


凑:“行吧,既然你已经这样决定了。”


【静弥略抬眼555......红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抬眼555......超级超级软超级超级惹人怜爱啊真的......】

 

凑:“那么,这次就轮到我来等你了。(静弥第三次抬头触动)在妈妈去世的时候,在我患上过早放箭的时候,正因为静弥你一直都在等着我,我才能继续振作......所以这次就轮到我了!我会等着你的!”


【赞美凑坚定的眼神!所以凑也是在看着静弥,也是完全明白静弥的付出的啊......这里静弥就是再次被肯定了吧。“你不仅在我拉弓的理由中,同时,我在弓道上也确实受到了你的帮助,我是需要你的。” → 完美射穿静弥的心脏】

 

静弥(站起来,看着眼神坚定的凑,看着当初车祸的路口,看着口袋中写有“我等着你”字样的pocky):“你好狡猾啊,凑。”

 

【我来帮您补完!!“你好狡猾啊,凑,明明知道这样的你我是绝对没办法拒绝的......”然后凑还“诶”了一声23333......友情提示:点击七绪老师查看此句完整内涵哦(七绪:“静弥的爱真是深沉啊~”)】


静弥:“事到如今,我怎么能让你来等我呢?”

 

然后——天桥靠肩!!这集凑静我站了!!!

 

静弥:“让我休息一下......” 凑:“嗯。”

 

啊啊啊啊静弥这个气声我真的炸了啊!!!!还等什么快抱住!!抱住他啊凑酱!!一脸正直地往前看什么情况23333......(但我还是要把凑这个正直清爽可靠的“嗯”嗑爆!!!)

 

我(手冢脸):“鸣宫!这一刻,就成为风舞的支柱吧!!”

凑酱(伪):“这一刻,我就是静弥君的支柱了!”

 

看到这边有弹幕刷(静弥这边)“凑能量补充中......8%...10%......30%......”23333......


颤抖着声音再再再问一遍——

这是什么绝美爱情??

 


大概就是这样了。

其实到最后我也还是有一些疑惑,写感想的时候也有很多含糊的地方......希望可以和大家多多讨论。

以及,说起来不管是糖是刀本静弥厨好像都在为静弥流泪啊555......



总之,今天也同样喜欢着静弥同学٩(๑>◡<๑)۶ 。

 


——为了方便查看的分隔线——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一集 少年在射箭场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二集 迫不及待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三集 正当相遇之时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四集 不协调的箭尾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五集 事出突然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六集 拉弓的理由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七集 再会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八集 箭矢所向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九集 猜不透的想法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十集 永不分离的心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十一集 脱弦的痛楚


弓道部第九集。

 

因为11:10的时候先看了生放,想着这一遍会好一些,结果还是很不好,很难过很难过,尤其是结尾处静弥和凑擦肩而过后的那个闭眼……悲伤,无奈,自暴自弃……瞬间感觉心脏受到了暴击……

 

“啊,对待凑怎么能用这样的态度呢?”静弥的心里,会传来这样的声音吗?会的吧,已经是习惯了,那样温柔的态度。但当下,也实在没有那个力气了吧……静弥会这样想吗?我算什么呢?一厢情愿地要做他的守护者,要代替他的妈妈来爱他,结果呢?脑海里闪过愁,闪过泷川老师。前者是凑在最热爱的弓道上,独一无二的同行者;后者,是让凑回归弓道,帮助他摆脱早气、带领他前行的的引导者。我呢?守护他,是因为伤害了他——假如那天没有出声叫住凑,一切,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凑到现在都还要按时复诊……那道伤疤,是我带给他的吧?我还害他失去了母亲……下定决心要补偿他,但是这些年,我又做了什么呢?没能发现他因为早气已经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的人,是我。考来风舞,我又帮助过他什么?他又可以开心地拉弓了,他渐渐变得坦率了,这些积极的转变,却全都不是因为我。说是我在守护凑,但是,凑真的需要我所谓的守护吗?还不是一厢情愿……是我在需要凑吧,需要确认他的笑容以减轻我的罪恶。这样的我,真是太差劲了。


静弥在凑的面前一直非常温柔,他的心简直就挂在凑的身上,日常和大家相处也很正常。然而,据静弥的父亲所说,从去年冬天开始,静弥就已经一副打不起精神来的样子了。去年冬天,大概是静弥察觉凑早气的严重性的时候吧?在凑痛苦的时候,静弥的痛苦一定也不比他少。可是,凑渐渐走出来了呀。他有静弥,有愁,有雅桑,等等等等。凑的痛苦,静弥担心着,愁在意着,雅桑感同身受着(当然,这里绝没有要看轻凑的痛苦的意思)……可静弥的痛苦呢?这集才终于要被掀开一角。自责着,痛苦着,寂寞着……面上却毫无体现,还是那个体贴的竹马,还是那个可靠的部长。全部都压抑在心底,但这次,终于也承受不住了啊……


其实付出再多都没什么,毕竟心甘情愿,在仿佛可以补偿的前提下,守护者的使命感也并不会将人压垮。唯独那份“无意义”——我真的是被需要的吗?这样的质疑,才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吧。


P.S.上次产生类似的感情还是在国家队第14集02被虐的时候。当然,这两个人物完全没有相似之处,只是当下这样投射到三次元的心疼的感觉让我觉得有点熟悉。唉,静弥厨什么时候才能不为静弥哭泣啊……

以及,好在意接下来凑往哪里走,是追上静弥还是去弓道场……啊虽然我觉得为了剧情发展考虑很可能不会追上去(感觉下集会是静弥躲着凑之类?然后凑从其他部员那里了解到了一些情况什么的,也是给两人都多一点思考的时间?),但是但是!他在淋雨啊……怎么想都不能放着不管吧……



——为了方便查看的分隔线——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一集 少年在射箭场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二集 迫不及待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三集 正当相遇之时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四集 不协调的箭尾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五集 事出突然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六集 拉弓的理由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七集 再会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八集 箭矢所向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九集 猜不透的想法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十集 永不分离的心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十一集 脱弦的痛楚



差点以为B站要鸽了,还好,还是等到了第八集。


唉,但是怎么说呢……


凑的早气终于有起色了,真的非常高兴,看生放中靶的那一刻京弓群都炸了……


“BGM稳了!”

“这个慢动作!”

“!!!!!”

“中了!”

“中了!!”

“中了!!!”

“凑射中了?”

“是的!”

“!!!”

“中了!!!”

……

“我哭了,你们呢?”

“哭了”

“哭了”

“哭了”


与此同时的京阿尼大群——

“隔壁群凑中箭的时候,有范进中举之态。”

(23333……)


对,这里还是很开心的,凑终于射中了,七绪真的是小天使啊……


……


可是现在好难过啊,还是忍不住想先说一下静弥(つД`)ノ,尤其是看着他这个大受打击的表情(如上)……


愁:“是静弥吗?”

静弥:“我希望你别总是去煽动凑,他的状态还不是很稳定。一旦开始在意输赢,他的状态很可能会再次崩塌。”

愁:“静弥,我有件事想问你。你为什么要去风舞?”

静弥:“为什么?是为了让凑继续回来练习弓道。”

愁:“真是可笑。就算没有你,凑他也回来了。我说错了吗?你也差不多别再继续追赶凑了。不管怎样,这样下去你迟早会追不上的。”

静弥:“你凭什么说我会追不上?”

愁:“因为你根本就不爱弓道。”


箭矢所向,凑是为了弦音(对了,仔细听一下,凑中靶的那两箭,弦音真的很不一样诶),静弥是因为什么呢?

不必说这集开头静弥对凑一如既往的注视;也不必说一战失利,树林里静弥在听凑说自己没事以后的蹙眉与微笑。八集看下来,静弥几乎是一个“凑至上主义者”,所有的情绪都被他牵动着,所有的事情都以他为先。显而易见,相比于弓道,凑对静弥要重要得多。看太太们汉化的小说片段里也提到过,相比于自己的中靶与否,凑的进步似乎能让静弥更加开心(大意)。于静弥而言,弓道看起来更多只是一种手段,一种接近凑、了解凑、守护凑的手段。之前同好还开过玩笑,假如凑喜欢的是游泳,静弥大概也就去游泳了。

这样的静弥,对于弓道,是爱着的吗?

或许可以说,静弥是爱着有凑的弓道的吧。我不能确定静弥的这个表情,像是惊讶又受伤?是因为他自己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就像当初真琴初中时被经理“戳穿”一样),还是因为被愁点破“追赶不上凑”?

那说起来,这里的“追赶不上”又是什么意思呢?应该不是弓道意义上的,毕竟静弥显然并不太在意这方面自己和他人的高低差距,如今的水平大概也只是来源于他优等生的习惯。

我的话,更倾向于将此理解为“保持与凑的亲密关系”。一直以来的体贴温柔、步步追寻,都是因为对凑的感情,因为想要守护凑的决心。但凑对静弥呢?凑会被静弥打动吗?这样的静弥对凑又有多大的影响力呢?因为听到了小雅哥的弦音,凑回归了弓道;因为小雅哥的指导与七绪、海斗的启发,凑的早气有了好转的迹象。愁说了,“就算没有你,凑也回来了”,这也是静弥的一个心结吧。凑的转变固然令他欣慰,但对于这些转变,最关心凑的他却一直只是旁观者……这样的自己,凑真的需要吗?

愁的下一重暴击紧接着就来:凑最爱的就是弓道了,而并不热爱弓道的你,能够理解这样的凑吗?

愁的这番话,足以把静弥的心悬上崖边。即便不开启恋爱脑,作为朋友也会慌张吧,更何况是不明心意的最最重要的朋友。

唉,还是日常心疼静弥,希望凑的坦白早点来……


以及!愁总!不带您这么直球打人的啊!!对凑输出完又对我静弥输出……我强烈怀疑愁是看到雅桑摸了凑的额头吃!醋!了!!以前任的直觉察觉到了雅桑与凑现在特殊的关系!

“马萨卡!我的凑酱已经是别人的形状了??”

真的,那个越过愁的肩膀看雅桑摸头的分镜,白学感简直满到溢出了好嘛!

再一看愁的表情——哦豁,完蛋。

然后就开始直球打人,上一集的温柔愁总已下线,对凑说话的语气都有点硬,更不要提对静弥了(暴言一句,说不定是积怨已久,类似于“怎么回事啊我和凑才是被弓神选中的一对凭啥你天天在他身边转悠初中放学还来当电灯泡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我告诉你今天你撞枪口上了哼一个两个都来盯着凑”23333……)。

虽然我也想过或许是因为愁看凑快要恢复了所以来激励他一下啥的?毕竟得到对手的期待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是……真的,我还是觉得吃醋更说得通啊2333……结尾部分的愁,总觉得是带着一股气跑来的,而且还有点急?不仅仅是摸头,更多的……我脑补的是,至少在弓道上,愁应该认为自己和凑对对方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最特殊的存在。现在雅桑出现了,尽管……实际点说愁这一眼应该也看不出什么来才对啊?但他的行为……真的挺像是在急于确认自己和凑的关系+拉自己的存在感不是吗?


大概就是这样了……


(裹上被子继续为静弥哭泣(;_;))


更新:

醒来脑子一转突然想到,当时愁介意的可能不只是雅桑?他是看到了凑和风舞弓道部的人一副亲亲队友的样子……生气了?虽然还是没搞明白愁是怎么知道静弥没帮上忙的(因为太了解这两人?),但感觉这么说更合理一点诶,不至于摸个头情敌警报就开了吧……



——为了方便查看的分隔线——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一集 少年在射箭场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二集 迫不及待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三集 正当相遇之时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四集 不协调的箭尾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五集 事出突然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六集 拉弓的理由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七集 再会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八集 箭矢所向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九集 猜不透的想法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十集 永不分离的心

【弓道部追番记录·观感】第十一集 脱弦的痛楚



【补番记录】《濒危物种少女》

昨天科学上网回顾国家队,在B站下面的推荐栏看到了《濒危物种少女》的合集,感觉这名字挺有意思的,点开以后发现女主黑长直完全是我的type,看OP还像是讲校园恋爱的少女番(结果...并不算是),就摸着鱼刷完了。虽然大概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补番,看得也并没有太认真,但怎么说也算是看了,还是想稍微记录一下。

嗯......"( ̄(エ) ̄)ゞ......

怎么办这么紧巴巴地说完以后感觉还是完全不想回顾剧情啊从第1集懵到第12集一头雾水当然这其中也有我自己不太认真的原因但是但是这番的叙事也不能完全说是没锅吧?纯动画党真的能理解?比如姬神到底是什么?最高等的神?唯一的神?为什么会/能毁灭人类?毁灭完了为什么又后悔?为什么紫子可以使用姬神的力量?深行爹和紫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姬神需要被守护?姬神就是泉水子和姬神附身在泉水子身上这两者实际上的而非概念上的区别是什么?泉水子人格分裂?泉水子的身体以后到底归哪个精神所有?一个御姐一个软妹啊......争夺人类遗产候选(?)的意义是什么?评选标准是什么?为什么要在学园祭上争?之类,有很多,很多疑问......

据说是原作小说的设定庞大仅仅12集的动画塞不下了......

全程依靠泉水子的颜看完,麻花辫是好文明!

男主的脸感觉emmmm......既视感太强(对了男主在前几集也拉弓了诶23333......),比如真壁政宗?但《濒危物种少女》应该是出在《政宗君的复仇》之前好久的,这就是我看番顺序的锅了。

高柳一条,乍一看低配版白龙,OP+刚出场都给人B格极高的感觉,结果一集打脸(真·打脸),后面还变成了小白狗旁观男女主秀恩爱,转型成为搞笑役......真的没眼看,一个非常尴尬的......反派(?)角色。

说起来由泉水子的想象诞生的和宫悟和高柳长得很像还被男主吐槽(醋味好浓的吐槽)说“所以你是不是就喜欢那样的脸?(大意)”233333......想说,不,泉水子可能只是因为看了《千与千寻》然后喜欢白龙(不是)。

真响真夏姐弟骨科好评。以及,一定要说一个的话......这部番里我最喜欢的大概是真澄?温柔,又让人感觉捉摸不定,偶尔还会女装......

大概就是这样了。

这番有个标签是“好番没人系列”,但我看下来感觉......怎么说呢,虽然不太喜欢以下这种表达,但还是在心里默默赞同了那条弹幕:“这番不火是有原因的=  = ”。



暴哭啊天哪!!!!!

为什么我今天才想起来看这个(;´༎ຶД༎ຶ`)……

惊得直接从床上弹起来(???),真的太甜了太甜了!这是冬马???

我我我我我我…………(失语中……)

太可爱了吧这个声音这个语气!瞬间反悔跑过来道歉天哪这是什么操作?这几年她一定过得很有安全感很幸福(流下冬马党的眼泪)……春希也是完全放飞自我了,完全变回高中时期的叨叨叨模式2333……

真好,真好(;_;)……


“梦里不觉秋已深,余情岂是为他人。”

(´;ω;`)